首页 > 内部公告 > 信息内容
明末清初:梅氏文化的鼎盛时期
信息目录:内部公告   添加员:zmmsw   收录时间:2017-2-13   已浏览:1016   信息出自:作者:童达清 梅氏文史园

“宣城梅花遍地开”
明末清初:梅氏文化的鼎盛时期

明嘉靖二十年(1541),梅守德考中进士,自此文峰梅氏异军突起,到清乾隆年间的近两百年里,文峰梅氏科甲蝉联,名人辈出,在文学戏曲、语言文字、书法绘画、数学天文等诸多领域都取得了显著的成就,甚至产生了享有国际声誉的大数学家。文峰梅氏成为宣州梅氏最重要的分支,宣州梅氏进入全面鼎盛时期。 “从夸荆地人人玉,不及梅家树树花”,明代著名文学家王世贞的这两句诗,正是对梅氏此一时期繁荣景象的形象概括。

梅氏鼎盛的先导者梅守德(1510-1577)  字纯甫,号宛溪,人称宛溪先生。他十一岁即以“神童”而著称乡里,深受宁国知府胡东皋器重。十八岁补邑庠生,又为督学使闻人诠所特赏。当时的宁国府通判李默将他与太平县的周怡并称为“国器”,令二人结金兰之好,给予格外的关照与辅导。嘉靖十七年(1538),梅守德考取举人。由于当年直隶乡试的试题触犯了嘉靖皇帝的忌讳,该科举人竟一律不准参加会试。直到嘉靖二十年才在大臣的建议下准予复试,于是梅守德顺利考取是年进士。

嘉靖二十一年(1542),梅守德授浙江台州府推官。他精敏强干,办事果决,审案速度极快,早上升堂,不待中午就已结案,因而被当地百姓誉为“盌米梅”;又因他清正廉明,抑强扶弱,时有“清香唯有一枝梅”之谣。从而深得巡按御史舒汀的倚信,就被荐拔为户部四川清吏司主事,不久司徐州仓。二十七年升任吏科给事中,次年,又升户科右给事中。二十九年,梅守德出知绍兴府。当时浙江沿海倭患严重,军备废弛,梅守德一到任就整顿军械,征集粮草,修缮城墙,准备战船,并在沿海各战略要地驻守重兵,使倭寇无机可乘,倭患得到大大的缓解。同时他深入民间询问疾苦,减免湖税;重视教育,颁刻《三礼图注》,邀请著名学者、阳明心学的嫡系传人王畿到文成讲堂讲学;礼贤下士,曾三次拜访当地隐士杨珂,虽终被婉拒,但不以为忤,还亲书“高士里”三个大字立碑以示表彰。故深受绍兴士民拥戴,其政绩被广为传诵,“今家户能诵述之”。梅守德去世后,也被祀绍兴“名宦祠”。三十三年,梅守德任山东曹濮道兵备副使,不到一年时间,他就扑灭了兖西一带的积年盗患,稳定了地方治安。第二年,改任山东省督学副使,他亲自教授士子,“疏条阔目,评骘试义,锱铢不爽”。事隔多年之后,巡按御史、山东新城人耿鸣世南巡至宣州,还亲往梅府吊唁梅守德,称赞他“海内称数良督学,必为府君屈一指。”三十五年(1556),梅守德升任云南布政使司左参政,到任仅四月,他念及老母在堂,再加上倦宦已久,就托病乞休,从此未再出仕。

不畏强权,刚正不阿,是梅守德为官的基本准则。嘉靖一朝,严嵩父子权倾天下,梅守德始终待之以不卑不亢。顺天府尹胡奎是严氏私党,极力谋任工部侍郎,梅守德上“厘弊政、黜庸污以安远迩”之疏,“胪列其贪鄙状显斥之。”好友周怡等因上疏弹劾严嵩,被关押在锦衣狱三年,时人避之惟恐不及,而梅守德却常常带着酒食前去看望,以诗唱和,并写有《三君咏》,赞扬他们的正义之举,毫不以严嵩父子为意。也正因为如此,梅守德才多次遭到严嵩父子的打击、排挤,但他毫不屈服,最后以辞官归里来表达自己的抗议和不妥协。

回到故乡,没有了政事俗务的干扰,梅守德二十年如一日,集中精力进行学术研究和讲学活动。早在梅守德为诸生时,就已师从邹守益钻研阳明心学;任绍兴知府时,又延请王畿到绍兴讲学;同时与阳明心学的主要传人钱德洪、欧阳德等均交往密切,相互诗书往来,探讨研习,“参考互证,独得之心。”阳明之学以“心学”相标榜,往往空谈性理,失之空疏,不切时用,而梅守德“以随处体认为真修,以处事当理为应用,以伦常物则为本宗,以反躬笃践为实地”;注重学养与经时致用,一改阳明心学的疏阔之弊。宁国府知府罗汝芳在开元寺创志学书院,拜请梅守德与贡安国、沈宠前去讲学,一时远近响应,前来观摩学习的士子有时多达千人。贡、梅、沈三人,也被人们誉为“志学三先生”,他们共同奠立了“宣城心学”的基础,对繁荣宣州文化作出了重要贡献。流风所披,代有传人,后代许多学人如施闰章、梅文鼎等都曾受其影响。

梅守德一生著述颇丰,其主要著作有《沧洲摘稿》、《沧洲续稿》、《无文漫草》、《宣风集》、《古今家诫家塾故事》,还编纂有《徐州志》、万历《宁国府志》;未完成的著述尚有《宛陵人物传》、《资省名言》、《理学诠粹》、《景行录》等。

梅守德以其宦业与操守成为梅氏家族的风向标,是梅氏后代刻苦攻读、功成名就的典范,在梅氏家族产生了巨大的影响,从而开启和引领了宣州梅氏的全面繁荣。

 

文化大师梅鼎祚(1549-1615)  字禹金,一字彦和、九鼎,其号甚多,有胜乐道人、千秋乡人、太一生、无求居士、蟫隐等,梅守德之子。

梅鼎祚自小勤奋好学,“饮食寝处不废书”。他曾说:“吾于书若鱼之于水,一刻失之,即无以为生。”因其二兄早夭,父亲怕他勤学伤身,每加禁止,至“欲焚其笔砚”,他却躲在蚊帐中时时默诵。他勤奋好学还有一个故事,在纳妾邹氏后,一月未出家门。别人以为他是新婚晏尔,自然伉俪情深,见面后打趣他,一问才知在这一月里,他编成了《青泥莲花记》十三卷。他的博览群书,“凡经史子集、天苞地符、禹穴汲冢、金匮石室及虫鱼蚪斗、梵夹道箓、九诵四声、曲谱腔证,无一非鼻口所纳”,为他后来从事文学创作和文献编纂,打下了厚实的基础。

梅鼎祚英颖绝伦,十六岁即补邑庠生,受到师长们的器重,大儒罗汝芳、王畿等均以“小友”称之。但他不喜举子业,故科考不第后,乃归隐书带园,构天逸阁藏书,日坐卧其中。内阁首辅申时行等欲以文征明故事向朝廷疏荐,他也坚辞不赴。他一生以读书、藏书、著书为乐,将全部精力投入到自己爱好的事业中。他每到一地,常常倾囊购书以归。即使到了晚年,他还与其他著名书家相约共同搜访“异书逸典”,三年一会于金陵,互相交换雠写。

梅鼎祚性好交游,“交游几遍公卿”,如当时的文坛巨擘汪道昆、王世贞、汤显祖、焦竑等无不与之交情弥笃。“时海内无不知有禹金者”,广泛的交往扩大了他的眼界和社会影响,也影响着他的治学方向。他一生“以儒者为己任,不欲为一时之名,而褒然举千百世而嗣续之者也”,具有多方面的成就。

梅鼎祚是文献编纂与研究专家,这是他毕生用力最多、最勤,成就与影响最大的方面。他先后编纂的历代诗文有:《皇霸文纪》13卷、《西汉文纪》24卷、《东汉文纪》32卷、《三国文纪》24卷、《西晋文纪》20卷、《宋文纪》18卷、《南齐文纪》10卷、《梁文纪》14卷、《陈文纪》8卷、《北齐文纪》3卷、《后魏文纪》20卷、《后周文纪》8卷、《隋文纪》8卷、《释文纪》45卷,《八代诗乘》(含《汉魏诗乘》20卷)、《古乐苑》52卷、《衍录》4卷、《唐乐苑》30卷等,大多被收入《四库全书》。他兴趣广泛,还编有《书记洞诠》120卷和“三才灵记”(含《才幻记》、《才神记》、《才鬼记》)。他认识到女性及女性文学的价值,编有《青泥莲花记》13卷、《女士集》20卷。宣州地方文献,他也编有《宛雅初编》八卷和《宣乘翼》等,辑录吴潜的《履斋遗稿》4卷,大多被收入《四库全书存目丛书》及《补编》。

梅鼎祚是多产的文学家,一生所作诗文汇编为《鹿裘石室集》65卷,其中诗25卷、文25卷、书信15卷。其诗集的早期刻本有《梅禹金诗草》20卷。针对明代文风日益受八股文影响而形成的程式化,他和前、后七子一样主张复古,并以古学自任,故“为文深心精诣,不豪于才,不伎于气,字字咸有思诣,法严而句工”。其文力避浅俗,风格多样,有秦汉古风。梅鼎祚名列王世贞门下“四十子”之一,诗作虽创新不大,但能始终确守诗家规范,“乖僻不生,奇宕时作”;诗体上他长于五律、七绝,无论写景状物还是唱和寄怀,都给人以清新雅丽的感觉。

梅鼎祚还位杰出的戏曲家。由于他交往的许多好友是当时戏曲界的翘楚或创作过戏曲;受他们影响,梅鼎祚也曾一度热衷于戏曲创作,先后写成了传奇《玉合记》、《长命缕》和杂剧《昆仑奴》等,其剧本一出,即广受好评,并在演出时引起轰动,被广泛搬演和改编,“凡天下吃井水处,无不唱《章台》(指《玉合记》)传奇者”。梅鼎祚以才人写曲,他前期的剧本语言华美,曲词多用典,宾白用骈体;虽才情毕露,但人多难懂,“欲博人宠爱,难矣”。故其后期剧作,讲究雅俗共赏,注意宫调音韵,同时注重剧本语言的舞台效果。梅鼎祚以他的戏曲创作和对戏曲创作规律的有益探索,为明末戏剧的繁荣作出了重要贡献。

 

梅膺祚和他编纂的《字汇》  自东汉许慎的《说文解字》以来,各种字书层出不穷,但大多检索困难,尤其不便于初学者。真正对字典编纂结构、编排体例进行重大改革的,就是梅膺祚和他编纂的《字汇》。

梅膺祚(1558-1634),字诞生,号铉邱,少攻《周易》,由邑庠增广生入国子监学习,后仕北京光禄寺监事,身处闲官,有大量的闲暇时间。他从小就对“六书”很感兴趣,有鉴于现行字典“本末衡决、翻拾棘艰”的缺失,他决定编纂一部立法简明、便于检索的新字典。经过近三十年的艰苦努力,万历四十三年(1615),他编纂的《字汇》终于刊行面世。《字汇》一出世即在海内引起极大的轰动,几乎人人宝其书,“缁白之购,请无虚日”。这是因该书具有鲜明突出的特点:

《字汇》极注重工具书的实用性。它以楷书为正体,收字以《洪武正韵》为主,并参照《说文解字》、《古今韵会》等书,收入属于经史常用的字,凡怪僻罕见的字一律不收,字义解释尽量通俗易懂。梅膺祚认为写字以不背于古、不戾于今为好,凡今时通行、笔划正规的可用,笔划不对或过于从古的不宜用;卷首又标出运笔的次第,指出写字的笔顺,因而对普通使用者极为实用。《字汇》卷末还有“辨似”一项,教人辨别一些形体相似而音义都不同的字,这对初识字者有很大帮助。故朱彝尊说:“今之塾师《说文》、《玉篇》皆置不问,兔园册子专稽于梅氏《字汇》。”可见其在字典使用者中所受的欢迎程度。

《字汇》对传统部首作了重大的改革。在建部原则上,梅膺祚采用以形定部和以义定部相结合的办法。在二者不能兼顾时,就依照楷书,“论其形,不论其义”,按照以形定部的原则。他将传统字典的500多个部首加以合并、删除或新增,最后确定为214个部首。并按地支次序分为12集,共收字33179个。传统部首排序混乱,无规律可循,《字汇》按笔画多少为序,少者在前,多者在后;同一部首下的字,也按除去部首后的笔画多少排列,从而极便于翻检。

《字汇》进一步完善了字义的诠释,每一字下,先注读音,后批注字义。其注音既有反切,又有直音;释义时基本义、常用义在前,其他列后;每一字义下列举古书中的例证。梅膺祚还采录了一部分口语、俗语的意义,又使《字汇》富有了革新精神和时代感。《字汇》后还附有《韵法直图》和《韵法横图》,也便于读者能对音韵知识有更系统的了解。

《字汇》为中国字典的编纂法奠定了基础,问世后,同一类型的字书出现了很多,如《字汇补》、《同文字汇》、《玉堂字汇》、《文成字汇》、《正字通》等。清代修《康熙字典》,现今流行的《辞海》、《辞源》,都是按照《字汇》的体例编纂而定。即使在《康熙字典》通行之后,还有人不断翻印《字汇》。

《字汇》为梅膺祚赢得了巨大的声誉,可他仍然谦虚地认为由于商家催促,仓促付印,挂漏之处不少,因而不断进行修订;即使临死之前他还念念不忘叮嘱两个儿子为之订补。其子梅士倩、梅凡民兄弟继承父志,“发箧陈所藏图籍,考字雠勘,更删补若干字”,编成《增定字汇草》一书,可惜因家贫未能刊行。

 

梅氏文艺名家集群  宣州梅氏是个文艺世家,几乎人人能诗,还多才多艺,善书工画,成为“三栖”艺术家,可谓敛众美于一身,擅名一时。尤其形成了风格独特、影响深远的画派,彰显了梅氏文化的丰富多样性。

梅清(1623—1697),原名士羲,字渊公,号瞿山、梅痴、柏枧山人、新田山长、敬亭山农等。他生长阀阅之家,而能苦攻书史,十六岁补博士弟子员,顺治十一年(1654年)中举,后四上春宫而不第,又遇家道中落,遂弃举子业,“屏迹稼园,窜身岩谷,郁郁无所处”,因而游历名山大川,肆力诗书画,取得了丰硕的成果。

梅清是“宣城诗派”的核心人物之一,一生作诗甚多,著有《天延阁删后诗》15卷,《天延阁后集》13卷、《瞿山诗略》33卷等;编有梅氏家族诗歌选集《梅氏诗略》12卷。梅清诗歌风格前后有很大的变化。前期年轻气盛,以才情驭诗,率尔成篇,虽雄迈俊逸,却少了含蓄蕴籍之致;其后期僻居乡里,岩栖旅食,阅尽崎岖丧乱,诗作变得沉郁缠绵,现实感与艺术性也得以增强。王士祯赞他“以诗名江左”、“诗名旧绝伦”,可见他在明末清初诗坛的地位。

梅清是“宣城画派”的创立者与领军人物。他善书法,其书取法颜真卿、杨凝式,沉厚端庄,浑朴刚劲,有盛唐气象。其画宗元诸大家,又与当时名画家如石涛、渐江、半山等互相学习,取长补短,终于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。他擅长画山水、松石;尤其好画黄山,自谓“游黄山后,凡有笔墨,大半皆黄山矣。”他长期深入黄山,不畏艰险,跋山涉溪,攀天都,登莲花,浸云海,沐温泉。他以诗人的心去体味、感受黄山之神奇,写下了许多隽永飘逸的诗篇;以画家的笔去勾勒、渲染黄山之峻秀,画出了许多峭拔秀美的黄山风景画。梅清画黄山,更多地着力于大气磅礴的烟云和郁郁葱葱的苍松,意境空灵清远,用笔俊秀灵动,运墨酣畅淋漓。他笔下的黄山,或群峰拱峙,塔立寺踞;或云海苍茫,幽谷深涧;或岩壑峻岭,石径临空;或龙蟠虬卷,鹤栖龟伏;或云盛山沉,雨意蒙蒙;或桥渡亭榭,浮图殿宇。那千状万态,变幻无穷的景物,无不活现在他的笔下。王士祯高度评价他:“画山水入妙品、画松入神品”,“宛陵梅渊公画松天下第一”;近人更推崇他为“明清两代山水画写生之领袖”;后来的黄宾虹、张大千、汪采白、刘海粟等著名画家无不受到他的影响。梅清传世画作很多,如《宣城二十四景图册》、《黄山十九景图册》、《黄山图册》、《黄山炼丹台图》轴、《西海千峰图》等,分别收藏于故宫博物院、上海博物馆、辽宁博物馆、安徽省博物馆和国外的许多收藏机构。

梅朗中(1607—1642),字朗三,梅鼎祚之孙。为人温厚歉抑,喜爱交游,曾加入复社,与名士顾方杲、陈贞慧、冒襄、侯方域、方以智等交往密切。梅朗中少读祖、父藏书,旁搜极览。梅朗中纂有《赋纪》50卷,以补祖父之不及。其为诗、古文,也谨守家法,甚至才气远超乃祖,“发之声歌,其情深,其指远;律体诸篇,音铿锵出金石,古诗虽建安诸子不逮也。”他的诗文存有《书带园集》20卷。他的书法仿张繇、王羲之;绘画师从宋元大家,而能自出机杼,风韵秀劲,有浓郁的书卷气。梅朗中的诗书画时称“三绝”,名声远播,求书索画者门庭如市,他口哦手挥,瞬间立就,人人满意而去,才思敏捷之极。可惜三十六岁英年早逝,令人扼腕。

梅庚(1640—1716年),字耦长,号雪坪,一号听山,梅朗中之子。梅庚三岁而孤,由母亲抚养成人。虽家贫如洗,仍勤奋攻读。康熙十七年(1678年),他游历京师,施闰章一见即大为称赏,引为忘年交;一时名公巨卿如王士祯、朱彝尊、汪懋麟、洪昇等皆折节下交。梅庚于康熙二十年年中举,后来屡试进士不第;即便王士祯任主试官,仍被黜落。王士祯十分自责,为此写有“如何古战场,亦复失李华”之句。康熙四十九年,梅庚已七十一岁高龄,乃援例任浙江泰顺县令。在任五年,他以经术佐吏治,多行惠政,罢海船岁修,减轻百姓负担,有循良之声。康熙五十四年(1715),他以年老乞休,次年病卒。

梅庚一生郁郁不得志,他长期生活在民间,对百姓疾苦有深切的感受,故其诗多缘事而发,有很强的现实感。如他的《修船谣》、《钱荒》、《菜荒》等针砭时弊,模写人民疾苦,极具沉郁之思。他的写景抒情诗清新隽永,如“山市人烟少,秋田鸟雀喧。乱流清见石,远树暗藏村”、“竹溪疏雨过,花坞暗泉流”、“檐虚翠岫出,树动暮禽归”,真可谓“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,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”,极具诗人思致。著有《漫与集》、《听山诗钞》、《南雅集》、《雪坪诗钞》、《玉笥游草》等。

梅庚擅长楷书,篆、隶也古朴高雅。他也是宣城画派的重要成员,其画多为山水、花卉,兼工白描人物。他广泛吸收前辈名家之长,而不专主一家,故能脱略凡格,一落笔便韵致翩然。他善用淡墨渲染山水之神韵,而不拘泥于形似,能得自然之趣。其现存作品多为窄幅小景,取裁得体,如其代表作《敬亭棹歌图》画山石小景于画幅中段,一亭半掩于树丛中,右下角一扁舟飘然而至,大胆的留空给人留下了许多想象的空间。梅庚画作还有《寒江泛湖图》、《云海图》、《松荫观瀑图》、《秋溪幽赏图》、《秋林书屋图》、《山水册》等,多收藏于故宫博物院、上海博物馆、天津艺术博物馆、安徽博物馆等处。

梅氏能诗善书、善画的人物还有:梅喆,善作咏物诗,曾结为《霜崖咏物诗》初集、续集行世;常醉后作画,风格在云林、大痴之间。梅梦绂,其文有卓识,自成一家风骨,著有《带山楼诗集》;喜作书,苍劲中姿媚跃出。梅蔚,工山水画,善于白描大士像。梅南,善作画,施闰章曾有诗赠之:“朗三诗画旧声名,二妙瞿山又雪坪。添汝不妨称后劲,梅花树树照江城。”梅翀,画风受梅清影响,画松石多奇形怪状,有时代梅清作画,人称神似,传世作品有《幽林探胜图》等。梅琢成,工诗善画,著有《默轩集》、《秋蛩集》;其妻刘运福也是才女,著有《焚余草》。

清代第一历算名家梅文鼎  明末清初,正是西方文艺复兴时期,人文艺术大放异彩,自然科学一日千里。而此时的中国,士子埋头八股,儒生空谈性理,科学事业继起乏人。梅文鼎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诞生了,他用自己毕生的努力,以天文、历法、数学上所取得的杰出成就,赶超西方先进科学的步伐,开创中国近代科学的新纪元。

梅文鼎(1633-1721),字定九,号勿庵。其父梅士昌精研周易,且爱好广泛;梅文鼎幼年时,父亲和塾师罗王宾喜观星象,使他从小就对天文历象产生了兴趣。梅文鼎二十七岁正式拜倪正为师学习天文历法,并进而研习算术知识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他得到同乡麻三衡家藏的《台官交食法》一书,如获至宝,与弟梅文鼐、梅文鼏共同研习,并写出了《历学骈枝》二卷,初试牛刀,就得到老师的夸奖,更激发了梅文鼎对科学研究的兴趣。但当时资料奇缺,直到康熙十四年(1675年),梅文鼎在南京购得明版《崇祯历书》一部分,同时又抄得波兰教士穆尼阁的《天步真原》等书,才开始系统钻研西方天文、数学知识。

康熙十八年,清廷修纂《明史》,梅文鼎受聘任“天文志”部分的编修。他纠正前人讹误五十多处,并著《明史志拟稿》三卷,以阐明《授时历》的奥妙,并藉以弥补明修《元史》的缺略。康熙二十八年(1689年),梅文鼎来到北京,在大学士李光地家中教馆。李光地本人及其子李钟伦、弟李鼎征、门人陈万策等皆从梅文鼎学习历算。次年,梅文鼎应李光地之请,将他研习天文历法的心得以问答形式撰成《历学疑问》三卷,李光地出资刊刻。

梅文鼎的科学研究受到爱好自然科学的康熙帝的重视。康熙读到李光地进呈的《历学疑问》后,对书中的观点非常欣赏。四十四年(1705年),康熙帝南巡,在归途中召见梅文鼎,连续三日同梅文鼎谈论天文、数学;临别时赏赐有加,并亲书“绩学参微”四字赐之。次年,康熙命其孙梅瑴成入皇宫学习。五十三年(1714),康熙钦赐《律吕正义》一部,让梅瑴成寄梅文鼎指正讹谬。梅文鼎去世后,康熙特命江宁织造曹頫亲为营葬,“至今传为稽古之至荣”。

梅文鼎著作等身,他生前编定的《勿庵历算书目》收天文著作62种、数学著作26种。他去世后,康熙六十一年(1722年),魏荔彤将之编定为《梅氏历算全书》,刊刻行世,共收书29种74卷;《四库全书》收录时合为60卷。乾隆二十六年(1761年),梅瑴成以其“校雠编次不善而名为全书亦非实录”,另编《梅氏丛书辑要》刊印,共收书23种60卷。梅文鼎还著有诗文《绩学堂文钞》6卷、《绩学堂诗钞》4卷,收为《四库存目丛书》。

梅文鼎对天文学的研究是围绕历法沿革开展的,他研究的重点是元代《授时历》和明代《大统历》。他实事求是地辨证了二者的异同,开辟了后代学者通过《大统历》来解读《授时历》的研究途径。并且上溯历代七十余家历法,一一求其根本与源流;同时参阅考究西洋各家历法,比较中西名实异同,以求得中西历法的会通。为了更准确地测量天文现象,他自己研制了许多兼具中西特色的天文仪器。他曾计划撰写一部58卷的《古今历法通考》,分历法沿革、本纪、年表、列传、历志、法原、法器、图表等,想对全部传统天文学材料进行系统的挖掘、整理,可惜这部巨著没有来得及完成。

历法的制定和修改离不开测算,历理更需要用数学原理来阐明。梅文鼎为研究天文历法,几乎对现代数学的各个分支都有深入的研究。他曾把他所有的26种数学著作统称为《中西算学通》,几乎涵盖了当时世界数学的全部知识。他的数学研究以《方程论》为最早,将传统的“九数”划分为“算术”和“量法”两大类,注重算学在实际生活中的运用,并特别研究了线性方程组的计算方法;他的《勾股举隅》提出了勾股定理的四种新证法;他的《几何补编》研究了正多面体及球体的包容关系、两种半正多面体(即“阿基米德体”),以及正多面体及半正多面体的关系;他的《平三角举要》和《弧三角举要》也弥补了我国传统数学“三角学”的缺陷。

梅文鼎的科学研究和以他为中心形成的“宣城数学派”,对我国传统的天文、历法、数学知识进行了较为系统的整理、总结、阐发,并对西方的历算知识也进行了广泛的学习、吸收和传播,在当时乃至现代都有着极大的影响。梁启超将他称为清代天文算法的“开山之祖”,他还被誉为十七世纪世界三大数学家之一,足见他在我国乃至世界科学史上的崇高地位。

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
发表评论
用户名:*
姓 别:*
评论内容:*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验证码:*

评论信息列表
暂无评论信息!
浙闽梅氏网   电话:0593-7863131   信箱:510834071@qq.com
Copyright © 2010-2015 Http://www.zmmsw.com 版权所有 浙闽梅氏网
本站由福宁网络工作室设计制作   Landing   闽ICP备13000068号
Technical support: Funing Network Studios 

   
今日文章:0  文章总数:2218  梅氏企业:16  当前在线:2